捡漏?运河边这几个热门小区,一口气出现30套二手房,价格很低

一条绵延数千年的大运河不仅是一座历史纪念碑,也是一场文化运动。它也是杭州的世界级名片,见证着杭州的变化。

自古以来,杭州人喜欢住在河边。运河可以说是杭州最热闹的地方。

今天,运河两岸欣欣向荣,环境优美,景色宜人。他们仍然受到杭城居民的青睐。

随着地铁5号线第一段的开通,大运河站、陈宫大桥东站和山县站使运河边更加热闹。

今年年底,西街站和季翔庙路站也将通车。运河和西湖之间的距离将进一步缩短。

拱墅位于京杭大运河南端,杭州市北部,不仅地铁交通便利,现在已经进入黄金时期,三大战略机遇叠加在一起,即长三角一体化、大运河文化带建设、大城市北部规划建设。

鼎海花园位于运河轻纺桥边,运河天地对面,即将在杭州产权交易所推出23套精选房产进行拍卖。

户型从50.24平方米到125.32平方米不等。每平方米单价基本在29375元至31194元之间,最低总价仅为1567100元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些房子都是空房子,从来没有人住过。

定海公园位于拱墅区拱北板块,一直是拱北二手房市场的热门住宅区。

定海公园位于丽水路和永清路的交叉口。住宅区占地面积大,分为东花园和西花园。

说到定海公园的历史,我们必须提到陈宫大桥地区旧城的重建。

首先,让我们回到1997年,那时陈宫大桥开始了旧城的重建。

旧城改造的首要目的是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。其中,2006年建成的定海公园和拱北住宅区、锦绣温岚馆等一批宽敞、明亮、美观的优质移民住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这批安置房获得了“钱江杯”和“西湖杯”优质工程奖。据老百姓说,质量“比钱塘江好”。

现在,当我进入定海公园时,我的眼睛里充满了绿色。这个社区的绿化率达到36%,中心有一个小花园和一条绿色的徒步旅行路线。

这个社区到处都是带电梯的小高层建筑。

边缘是运河,在噪音中安静。一些公寓也可以从窗户看到运河。

社区只有一个循环。道路的一边挤满了汽车。停车位以先到先得的方式提供。然而,由于社区面积大,仍然有许多停车位。粗略计算后,至少有五个集中停车场。

社区附近有陈宫桥小学和陈宫桥中学,这是学习区的房子。旁边是左岸花园。步行到第二市立医院需要6分钟。

社区里有各种各样的食物、衣服、住房和交通工具,特别是那些有老人和孩子的,可以说非常适合居住。

穿过居民区南门的方清大桥是运河天地和运河天地公园。这是饭后散步和购物的好地方。

如果你想悠闲地散步,沿着运河的绿道,步行大约14分钟到陈宫大桥、小河之街、剑迷博物馆等地方。

更不用说交通了,1公里是5号线陈宫大桥的东站,有很多公交线路。

丽水路隧道

浙江省首个双层地下隧道正在建设中。将来,沿着丽水路向北,经过石祥路,你可以进入运河新城。

目前,同类房屋的平均价格约为4万元。

事实上,定海公园一直是拱墅区二手房市场的热门住宅区。

目前,根据透明售房网站显示,定海西园有36套套房出售,定海东园有21套套房出售。

定海西苑小区9月份的平均挂牌价格为每平方米41099元,比6月份上涨近26%。

定海东园9月份的平均挂牌价格为每平方米38,955元,与之前基本持平。与目前的市场价格相比,这个价格很有竞争力。

换句话说,目前定海西园同一套69平方米公寓的市场挂牌价格约为278万元,而此次售出的69.18平方米公寓的起拍价仅为207.31万元。差额接近70万元。

它也是一个小房子类型。定海西苑有一栋45平方米的房子,挂牌价格为190万元。然而,本次转让的最小户型为50.24平方米,仅为156.71万元。

对于那些只需要一点钱的人来说,他们可以节省一笔装修费。

接下来,拱墅区将在未来3年内修建120条道路和8条慢行环形道路,编织道路网,为大城市北部的发展开辟“通道”。

明年,拱墅还计划依托班山、运河、上塘河、西塘河等丰富的自然和文化景观,形成八条精品慢行环线。

大城市北部

这些连接将把11个城市公园、23个文物保护点、10个博物馆和公共服务设施、历史街区和绿水系统串联起来,实现一个无障碍、参与性和欣赏性的城市慢行交通系统。

可以说,无论价格、公寓类型、地理位置或未来发展潜力如何,定海公园都是穷人的首选。

除定海花园外,此次杭州产权交易所还推出了7套优惠住房单元,分别位于吉鲁家园和青龙花园,三种类型的住房单元分别为92平方米、136平方米和163平方米,均位于拱墅区。

这两个社区的房子也是全新的空屋,社区里有电梯,周围有地铁。可以说,地理位置非常有利。

同样,价格也极具竞争力,平均每平方米价格在32,000元至34,000元之间,比目前的平均上市价格便宜近10,000元。

最近,需要买房的人可能希望关注这些"超高性价比"的房子。

需要特别提醒的是,如果你想参加这批房子的拍卖,你必须具备购房资格。买卖双方应缴纳的税费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分别由买卖双方承担。

(作者:记者岳燕,编辑:朱晖)